Hitler Uses Docker

克莱勃斯

我们把镜像推送到 Dockerhub,然后使用 docker compose 部署到集群上。

我们在这些节点上加载数据卷。

然后在这里连接到应用容器。

最后,我们更新了 DNS 记录。

希特勒

所以我们在每个节点上运行了 20 个容器。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掉多余的服务器?

克莱勃斯

元首,内核。。。

约德尔

有个第三方容器引发了内核恐慌。我们损失了 70% 的集群和数据卷。

希特勒

没在生产环境上使用 Docker 的,出去。

隔离个屁!

你们想什么呢!

谁特么会用 Docker hub 上的公共镜像?

你们该知道那都是俄罗斯黑客做的!

你可能还用 curl | sudo bash

你觉得公共仓库上的所有东西都是安全的?就因为是开源软件?

你们这群赶 Node.js 时髦的人,只会看着 Hacker news 啥都装上去!

克莱勃斯

但是 Docker 让我们能够在任何地方运行我们的应用!

希特勒

为了在你的笔记本上运行 Docker,你还得用个虚拟机!

克莱勃斯

元首,docker-machine 用的是轻量级虚拟机!

希特勒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们都用了虚拟机了,为什么还需要 Docker?

容器里的容器!

就为了部署一个 10 MB 的 Go 程序,你们压缩了一整个 Linux 操作系统,然后因为太大了,又用上 CoW 存储。

别跟我说什么资源限制。cgroups 的黑魔法连简单的 fork 炸弹都挡不住!

如果数据库需要服务器上的所有资源,Docker 还让你在上面运行更多程序!

Docker 之前,我只要选择个合适尺寸的虚拟机。

突然人们告诉我什么数据中心效能什么超融合。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 Google!

你都不用运行自己的机器了!

大家都在 GCE 上运行 Docker,在 Borg 虚拟机实例上运行 Linux 容器!

还有人觉得 Docker 能做配置管理,他们觉得 Docker 解决了所有问题!

连微软都有容器了!

我正在把所有东西都转移到 Windows!

容格夫人

别哭了,现在可以在 Windows 10 里运行 Bash 了。

希特勒

Docker 本该有更好的性能。

但是 userland 代理比 28.8k 的猫还慢。

现在连企业都想跑 Docker 了,但他们还在运行 Red Hat 5。

你们这些白痴认为 Docker 能帮你们的应用进行伸缩。

关键业务用 Openstack 吧。

Avatar
崔秀龙

简单,是大师的责任;我们凡夫俗子,能做到清楚就很不容易了。

相关

下一页
上一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