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更多文章

《深入浅出 Istio》在编写之初,我大致估算了成书可能所需的工作量和完成时间,也预计了一下 Istio 1.1 可能的发布时间以及大略的变动范围,因此定下了入

继续阅读

介绍一些我所关注的 Istio 1.1 新特性。

继续阅读

使用 Bootstrap 请求 Kubelet 服务端证书的一个记录。

继续阅读

Istio 的流量控制功能中,VirtualService 和 DestinationRule 对象之间具有很强的关联性;另外这些规则需要用标签的形式落地到 Kubernetes 中的 Service 和 Pod 中,很多时候因为

继续阅读

可能希望某些机架、地区、或者区域能够从同一个 IP 池中获取地址。这对于降低路由数量或者配合防火墙策略的要求会很有帮助。

继续阅读

不要想着用更多的技术来填平这道沟。

继续阅读

Serverless 技术中几个方面的成本问题。

继续阅读

Google 宣布 Kubernetes Operator for Spark 之后,朋友们的评价主要集中在 GCP 对大数据的浓厚兴趣上,我觉得还有一个解读就是,我以前可能低估了 Operator 的重要地位,因此有了本文。

继续阅读

Spark Operator 的 Beta 版本,可以用来在 Kubernetes 上执行原生 Spark 应用,无需 Hadoop 或 Mesos。

继续阅读

原文:Configuring vertical pod autoscaling 在 GKE 1.11.3 中提供了 Pod 垂直伸缩功能的 Beta 版本。这一功能在未来可能会收取费用,没有提供 SLA 以及过期策略,也有可能发生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