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bernetes

Rudr 初体验

OAM(开放应用模型) 是一次对应用运行及其支撑环境进行抽象的有意思的尝试,与之对应的控制器 Rudr 也在同一时间诞生。有了 Rudr,OAM 就不是一个

Zalando 是如何管理 140 多个 Kubernetes 集群的

最近我接到一个问题:“你是如何管理这么多 Kubernetes 的?”。本文试图揭示 Zalando 在 AWS 管理 140 多个 Kubernetes 集群的秘密。

YAML 程序员眼中的 OAM

在 10.17 ,阿里云和微软联袂发布了一个有意思的新东西:OAM(开放应用模型)。这个项目要解决的问题是:用一致的、定义良好的模型来对应用进行描述。

Kubernetes 存活检测的危险性

Kubernetes 的 `livenessProbe` 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建议在用例清晰,并且理解足够深刻的情况下才使用这个功能。本文会涉及到存活检测以及就绪检测,并做出一些应该或者不该的建议。

可能是最适合自定义的 Pipeline:Tekton

持续集成是云原生应用的支柱技术之一,因此在交付基于云原生的一些支撑产品的时候,CICD 是一个无法拒绝的需求。为了满足这种需要,自然而然会想到

掀起 Traefik 2 的盖头来

Traefik 2.0 发布也有几天了,根据通稿来看,有几个新的功能值得注意: 开始使用 CRD 来完成原本使用 Ingress + 注解来完成的任务。 加入了一个中间件概念,来提供丰富多样

Kustomize Fomulas

项目地址 Kustomize-patch-formulas 这个项目有两个目的。 第一点就是,既然有了 Kustomize,使用碎片来拼接复杂的 YAML 就很方便了,设想以下情况: 一个只会写简单 Deployment 的小白

Funny Kind

昨天的帖子可能是这个公众号诞生以来好笑的一幕——这个实操环节因为错上加错,收获了一个正确结果,以及好几个“在看”。 事实上我们编写的 confi

使用 Kind 构建离线集群安装包

按照社区的一贯德行,安装过程虽然只要有个 Docker 就可以了,但是对网络有严重的依赖。在 Workshop 之类的场合,会受到很大限制。这种情况下,有一个离线包就会非常方便了。

kubectl exec 的来龙去脉

太长不看:kubectl-api-server-kubelet-do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