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plane vs Terraform

原文:Crossplane vs Terraform

作者:Nic Cope

Crossplane 经常被拿来和 HashiCorp 的 Terraform 作比较。企业平台团队往往会在淘汰 Terraform 寻求替代品的过程中发现 Crossplane。这两个项目还是有些相似的:

  • 这两个产品都支持工程师用声明式的配置来对基础设施进行建模
  • 它们都可以用 Provider 的形式支持多种多样的基础设施
  • 这两个产品都是具有强大社区的开源工具

二者的最大区别在于,Crossplane 是一个控制平面,而 Terraform 是一个命令行工具——或者说是一个控制平面的界面。本文会谈到企业在规模化应用 Terraform 的时候遇到的诸多痛点,并阐明 Crossplane 的解决之道。

协作

通常情况下,Terraform 是由运维团队引入企业的。对于较小的工程师团队来说,Terraform 是一个很好的基础设施治理方案。用声明式配置的方法来表达基础设施,运维团队就可以采用软件工程的最佳实践进行工作——用版本控制的方式对配置进行管理,并对变更进行评审,而且还能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回滚。

在较多工程师协作管理组织的基础设施的情况下,Terraform 就显得有些凌乱了。Terraform 依赖一个单体式的状态文件,以此在基础设施的目标状态和实际状态之间进行映射。在应用配置时,必须锁定状态文件,所以 Terraform 的配置应用过程可能会产生一个数分钟的阻塞。在这个阻塞时间内,配置被独占,其他工程师或者实体都无法进行变更。类似地,Terraform 使用了一个单体式的 apply 进程——并没有什么最佳实践来完成在配置中只修改一部分基础设施的操作。如果缓存和数据库在同一个配置里,就只能同时更新,而无法仅仅更新缓存。

Terraform 推荐把单体式的配置分离为小粒度的配置。运维团队可能从一个 production 配置开始,然后被鼓励分为 production billingproduction auth 等小配置。这很难一蹴而就,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需要进行大量的重构,并可能产生网状依赖的 Terraform 配置,其输入和输出也可能产生耦合。

Crossplane 的资源模型被称为 XRM(Crossplane Resource Model),这个模型具备松耦合以及最终一致性的特征,因此提高了规模化协作的能力。在 Crossplane 中,基础设施中的每一块都是一个支持增删改查的 API 端点。Crossplane 的变更不需要依赖关系图,所以用单个数据库也能够管理整个生产环境。

自助服务

现代化组织的基础设施管理模式,正在从中心化向自助化演进。运维团队(也称为平台团队)对基础设施进行抽象,研发团队可以根据需求进行消费。Terraform 通过 Module 这样类似软件库的形式来支持这种进化,Terraform 和 Crossplane 一样,其资源都是外部 API 资源的忠实再现。模块对资源的配置基础上进行了简化的抽象,例如 RDS 模块 用八个(现在是九个了) Terraform 资源来表达 RDS 实例的概念。

把应用团队当做 Terraform 配置的消费者意味着他们就是 Terraform 协作的主体。应用开发者被邀请参与组织基础设施的协作,像运维团队一样。平台团队邀请应用开发团队参与他们的工作流,而不仅是给他们提供服务。也就是说,应用团队必须学习新的、特定目标的工具集和语言——Terraform and the HashiCorp Configuration Language(HCL)。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配置的抽象程度提高了,但是访问控制的抽象并没有随之提高。平台团队可以发布一个模块,让应用团队可以管理 RDS 实例,访问控制还是存在于云供应商的 API 级别,围绕着 database subnet groupsdatabase parameter groups 进行。

和 Terraform 模块等价的 Crossplane 概念是一个符合对象-XR。每个 XR 都是一个 API 端点。平台团队需要给每个 XR 定义 OpenAPI 结构并输出文档,并在 API 级别实现 RBAC。这样平台团队如果供应给应用开发团队数据库实例,开发团队就有权进行增删改查,而无需关注底层的 RDS 实例和 Subnet 等概念了。Crossplane 构建在 Kubernetes RBAC 基础之上,平台团队能够用轻松地同一个控制平面支持多个应用团队。每个团队都只具备自己需要的权限——有的可能只需要管理存储桶、其他的可能有权使用缓存和数据库。

不仅如此,Crossplane 的 XR 能提供多种服务,Crossplane 用 Kubernetes 对象 specstatus 的方式,把 XR 的输入输出和它的实现进行解耦。如果应用程序团队被授权创建 PostgreSQL,他们可以轻松地从平台团队已经兼容的数据库中进行选择。这些服务类别可以表达生产、预发布和开发;AWS、Azure 以及 GCP;快或慢;以及各种条件的组合。

集成和自动化

Terraform 的背后是很多 API,但其自身并没有 API。所以很多团队的自动化方式就是:向版本管理系统(例如 GIT)提交 Terraform 配置的办法融入到 CI/CD 管线之中。这种方式自然要优于从自己的笔记本上运行 Terraform。但这种做法在规模扩张的时候会出现问题。Terraform 是一个命令行工具,而不是一个控制平面,他是短寿的、一次性的进程;所以他只能在调用期间,对基础设施进行面向期待状态的调谐。不管从 CI/CD 还是笔记本上运行,Terraform 一般都是在工程师需要对基础设施进行更新时被执行的。

Terraform 保守的按需执行的方式,可能会导致一个死锁。如前所述,应用 Terraform 配置的过程是全有或者全无的——如果在同一个配置中对缓存和数据库进行描述,那么无论更新哪个对象,都需要同时更新这两个配置。这样一来,如果有人绕开了 Terraform(直接变更基础设施),那么接下来运行 Terraform 计划的人会发现,Terraform 要试图撤销前面的变更。想象一下,一个工程师在半夜被叫醒,处理一个现场问题,他通过 AWS 控制台对生产环境的缓存配置进行了修改,并忘记通知给 Terraform。因此就有一种可能:基础设施的变化越频繁,应用 Terraform 配置的风险就越大。

而在 Crossplane 来说,他构建的是一系列的长期运行的、一直在线的控制循环。他会持续地对基础设施进行观察和矫正,以使环境符合预期。这样就一定程度上阻止了绕过 Crossplane 的企图。当 Crossplane 接管资源之后,所有在 Crossplane 之外修改资源的尝试都会被自动地、持续地修正回预期状态。

不提供 API 是企业应用 Terraform 的一大痛点。和 Terraform 进行集成是一个挑战——他的 操作语言是面向特定领域的 HCL 语言,而且使用命令行工具进行调用。Crossplane 开放了 REST API,这无疑是对自动化更加友好。不管是用 Shell 脚本、Python、或者 Erlang,都有途径和 REST API 进行集成——也就是说和 Crossplane 进行集成。

Crossplane 不会暴露旧的 REST API。在 Kubernetes API 的基础上进行构建的 Crossplane API,让团队可以用 kubectl 的方式对所有云或非云的基础设施进行编排,这样就和编排容器化应用的方式保持了一致。Crossplane 还能用 Kubernetes Secret 的方式来表达应用连接基础设施的凭据,简化集成过程。它可以和 ArgoCD、Gatekeeper 或者 Velero 进行协作,来进行 GitOps、策略支持以及备份等工作。构建 Kubernetes Operator,和 Crossplane 集成,有利于建设可靠的自动化过程。

鱼与熊掌

Crossplane 和 Terraform 都能够编排基础设施。二者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具体的编排方式却迥然不同。Terraform 用命令行界面来管理底层控制平面的 API;而 Crossplane 自己就是一个控制平面,能够在其他控制平面上建设抽象的编排能力。因为 Crossplane 让平台团队能够提供自己的控制平面,从而避免了 Terraform 面临的很多问题。

读者可能会注意到,这两个项目是互补的——Terraform 是控制平面的界面,并且它的 Kubernetes Provider 能够对 Kubernetes 控制平面进行管理。这也就产生了 Terraform 和 Crossplane 进行协作的可能性。假设你的组织偏爱 HCL 而非 YAML,那么就可以使用 Terraform 来对 XR 及其组合进行定义,而应用团队则可以使用 Terraform 来对 Crossplane 对象的期待状态进行编排。

我们认为 Crossplane 方案让平台团队为应用开发者赋能,使得开发者能够自助管理基础设施。如果有兴趣开始尝试 Crossplane,或者有问题或者反馈,可以通过 Slack 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 Crossplane 文档:https://crossplane.io/docs
  • Slack:https://slack.crossplane.io/
Avatar
崔秀龙

简单,是大师的责任;我们凡夫俗子,能做到清楚就很不容易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