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关于 Anthos- Google 的混合多云平台

Anthos 的发布,标志着 Google 官方开始涉足企业数据中心。这是主流公有云厂商第一次以官方身份踏入多云平台的市场。

Google Cloud Run 一瞥

这大概是个啥东西。

Knative 0.5 发布

Knative v0.5:Trigger、Broker 还有 Kafka。

混合微服务模式

微服务和单体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敌对关系,一个系统中,这两种思路可能会长期并存,并在内外部环境的压力下摇摆。

Calico 3.5:根据节点标签分配 IP 地址

可能希望某些机架、地区、或者区域能够从同一个 IP 池中获取地址。这对于降低路由数量或者配合防火墙策略的要求会很有帮助。

开发和 Kubernetes 之间的鸿沟

不要想着用更多的技术来填平这道沟。

发现 Serverless 应用中的隐形成本

Serverless 技术中几个方面的成本问题。

Google 宣布 Kubernetes Operator for Spark

Spark Operator 的 Beta 版本,可以用来在 Kubernetes 上执行原生 Spark 应用,无需 Hadoop 或 Mesos。

GKE 中配置 Pod 的垂直伸缩

原文:Configuring vertical pod autoscaling 在 GKE 1.11.3 中提供了 Pod 垂直伸缩功能的 Beta 版本。这一功能在未来可能会收取费用,没有提供 SLA 以及过期策略,也有可能发生不

Istio Sidecar 注入:例外和除错

原文:Istio sidecar injection: enabling automatic injection, adding exceptions and debugging 作者:Jonh Wendell Kubernetes 环境下的 Istio 使用了 Sidecar 模型进行部署,把一个辅助容器(也就是 Sidecar)附加到业务 Pod 之中。